足球盘口

信息中心NEWS
  •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足球盘口 > 足球盘口 > 新闻动态 > 投机资金直接导致钢材价格的暴涨暴跌

新闻动态

投机资金直接导致钢材价格的暴涨暴跌

发布时间:2009-08-26   点击次数:739次

投机资金直接导致钢材价格的暴涨暴跌
经历了8月上旬至中旬的大幅调整之后,8月20日上海期货交易所螺纹钢及线材期货重拾升势。从7月份发动这轮上涨行情以来,众多钢材贸易商、生产商和投机资金一起坐了一趟“疯狂过山车”。在现货市场上,暴跌的钢材价格,让前期囤积了大量钢材的贸易商欲哭无泪。

    钢价轮回

    8月18日,中钢协对外公布,2009年铁矿石谈判中,中钢协与澳大利亚第三大矿石企业FMG达成协议,粉矿降35.02%,块矿降54.42%,比之前日韩签订的铁矿石谈判价格降低了2个百分点。

    然而在此利好出台的时候,市场并不给情面。8月18日螺纹钢继续下跌;8月19日,螺纹钢跌停,收于4227元/吨,至此期货市场上的螺纹钢价格已经比江苏沙钢集团(以下简称沙钢集团)的出厂价每吨低400元至500元。8月2日沙钢集团将8月上旬的螺纹钢出厂价每吨加价600元。其中可用于上海期货交易所交割的Φ18~25mm二级螺纹钢出厂报价4620元/吨、Φ18~25mm三级螺纹钢出厂报价4740元/吨。据了解,这是从今年4月下旬开始,沙钢集团的螺纹钢连续第11次涨价。而从2009年4月份开始螺纹钢的现货价格也跟着出厂价水涨船高。不得不说,8月份之前钢材价格的暴涨与钢厂频频涨价密切相关。

    “原料长协价格下跌,对目前钢材价格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永安期货的分析师徐加顺认为,“而因为目前现货商出货难度较大,钢厂到货积极,经销商库存连续两周增长,需求不足导致钢材价格还会持续下跌。”

    而在期货市场上,螺纹钢在投机资金的炒作下在短期内加倍演绎了钢材现货价格的疯狂。“作为一种新上市的工业品,被投机资金爆炒是很正常的。”北京中期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投资部副经理钟晨晖认为。从4月份开始,螺纹钢期货从3500元/吨一线一路狂涨,至7月开始发力。其中,9月份交割的螺纹钢0909(RB0909)从7月20日开始连续拉出11根阳线,并于8月6日涨至新高点4996元/吨,在一个月内上涨超过1000元,之后又在半月内暴跌了700元。期间,生产商、贸易商和投机资金又都是如何表现的呢?

    沙钢“一手明牌”

    2009年3月27日,螺纹钢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顺利上市。在其他国有钢厂还在犹豫是否进军期货套保领域的时候,作为国内最大的民营钢厂和螺纹钢生产商,沙钢集团在螺纹钢上市后便固定在其专有的自营席位上。由于上期所每天公布品种持仓排名,而沙钢集团的自营席为其独家使用,因此每天公布排名时,沙钢集团的当天买卖情况暴露无遗,因而被业内人士戏称为“一手明牌”。

    4月17日,上期所开始公布螺纹钢持仓排行榜,沙钢集团以其持仓31080手的空单成为期货市场上的焦点,此后沙钢集团不断加仓空单至3.87万手。直到7月14日,沙钢集团都是螺纹钢主力合约RB0909最大的空头。

    而在此期间,螺纹钢价格则是一路上涨,作为最大空头的沙钢集团看着越涨越高的螺纹钢期货开始坐不住了。从7月15日开始,沙钢集团开始频频减持手中的空单,并逐渐买入多单。当天,沙钢集团卖出5068手空单,并买入5834手多单。在7月份剩下的12个交易日内,沙钢集团持续卖出空单并买入多单。至8月11日,在上期所公布的螺纹钢RB0909的持仓榜上,沙钢集团已经在空头名录上消失,并一跃成为排名第三的多头。

    然而,此时的期货市场却跟沙钢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就在沙钢刚刚变换阵营转身做多的同时,螺纹钢开始扭头暴跌。8月12日,就在沙钢集团从空单持仓排名榜上消失的第二天,螺纹钢暴跌108元,之后一路狂跌,8月19日,螺纹钢跌停,收于4372元/吨。

    “之前做空是亏,之后做多也亏,一上来市场就给了沙钢两耳光。”北京中期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交易部总经理胥京钢开玩笑道。

    而对于沙钢集团为何会突然从“空军”转变为“多军”,很多分析人士也百思不得其解。“沙钢之前做空是正确的,螺纹钢价格上涨导致沙钢在期货市场上亏损,在现货上沙钢却赚了,等于利润平衡。但之后突然调头做多,大家都想不明白做多的意图是什么。”永安期货一位钢材分析师说。

    市场上也有关于沙钢集团是否因为资金不足导致空单强制平仓的议论,然而胥京钢却不同意这种看法:“螺纹钢并非跳空上涨而是逐步上涨,沙钢集团有很多机会平仓,以他们的实力应该不至于被强制平仓。很有可能是投资策略有所改变,没有坚持套保,中途转做投机。”

    而北京工商大学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则认为,沙钢集团屡屡犯错的原因在于“套保经验不足和投机心态”。

    还有一种猜测认为,不排除沙钢集团在其他期货公司的席位上还有暗仓,以弥补其自营席位的损失。“从理论上说,自营会员也有可能同时在其他会员上有席位,这是允许的。例如江西铜业,既可以作为自营会员买卖,也可以在金瑞期货或其他公司操作,这是规则中允许的,但具体仓位无法判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8月20日,记者多次致电沙钢集团,沙钢集团投资部王先生表示,集团投资期货市场的情况“涉及企业机密,无法接受采访”。

    主力投机资金

    自螺纹钢和线材启动这轮过山车行情以来,螺纹钢的成交量便日益放大,近期更达到了新的高峰。从7月29日起螺纹钢日成交量超过100万手,按照当天收盘价每手4378元计算,当天的成交金额近80亿元,而这一纪录在随后一段时间被不断刷新。

    “现在螺纹钢主要是投机盘居多,现货企业对钢材期货还是观望气氛比较浓。”胥京钢解释,这里所指的投机资金是指既不从事钢材贸易也不从事钢材生产、专门进行期货投机套利交易的资金。

    自期货市场诞生以来,从最初开始做套保又在中途转为做投机的企业屡见不鲜。“很多企业做套保很难坚持下来,一是对套保的观念和理念理解得不对,二是缺乏经验。”中联钢原料部经理夏传罡表示。据市场人士估计,目前参与钢材期货市场的生产企业还有马钢和中钢集团等少数企业,但马钢和中钢都未使用自营席。

    在4月20日后公布的持仓排名中,沙钢集团是螺纹钢RB0909最大的空头,而一家由外资(法国飞马期货)和中信共同出资成立的中信东方汇理成为最大的多头,其次是中钢集团旗下的中钢期货,来自浙江系的浙江永安和浙江天马的投机资金也是多头的主力。

    到了7月底,多头开始逐渐减仓多单。7月31日,浙江永安和浙江天马从多头持仓排名队伍中消失,转而出现在空头的队伍中。

    “如此暴涨暴跌很明显是资金推动的,及时离场的多头投机资金应该获利颇丰。”北京中期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投资部副经理钟晨晖表示。

    无奈的贸易商

    而此时的大部分贸易商已经无暇顾及期货市场。

    8月18日下午2点,记者来到被称为北京最大的钢材现货贸易市场——北京兰格百子湾钢材市场时,发现市场马路上往来的人群很少,偶有车辆进出。

    贸易商们大都生意清淡。“我们现在一点也不忙,接下来会更不忙。”位于兰格市场边的北京元昌亨泰钢铁有限公司的赵福山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旁的其他两家钢材公司都索性锁门停业了。

    “只要现在手里有现货的,今年上半年基本上都白忙活了。”在谈到今年上半年钢材的疯狂涨价时,赵福山说,“基本上贸易商上半年一直在消化去年的存货,去年没存货的贸易商是极少数。而上半年高价进的货,现在又开始跌。”

    在百子湾物流中心,一位工作人员指着仓库告诉记者,仓库里堆了很多货,都是上半年堆积的。记者从中国联合钢铁网发布的一份北方地区主要城市线螺库存统计图中看到,从7月底开始,北京、天津和沈阳的库存持续上升。截至8月14日,北京市场库存的螺纹线材达23万吨,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有余。

    “螺纹钢价格涨到4000多元每吨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有价无市了”。对于现在的钢材市场,申银万国期货有限公司分析师张世杰如此评价。

    而北京巨擎恒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刘先生则告诉记者:“此后的9月份一直到国庆是钢材需求淡季,钢价都很难再有起色,现在贸易商也不敢再有多余的囤货在手了。”

    当记者询问螺纹钢和线材贸易商是否也参加期货套保时,一些贸易商告诉记者,如今螺纹和线材的利润微薄,“螺纹钢一吨能赚100块就算很不错了,实在没必要为了这点利润去做套保。”而2008年的普遍亏损造成资金困难,也是很多现货贸易商无暇顾及期货市场的原因。

    那么下半年钢材是否还会如此疯狂呢?“无论涨还是跌都已经得到宏观经济政策以及下游需求基本面作为支撑,再现上半年疯狂波动局面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中联钢原料部经理夏传罡认为,“前期钢材连续16周的上涨局面已经打破,价格将会出现阶段性盘整。”

    虾米的游戏

    当金融资本向钢材市场打开大门,而国有钢厂未能充当先锋时,期货市场期待众多贸易商能成为钢材期货的主力,但庞大的贸易商队伍却让许多期货公司大失所望。

    在兰格百子湾钢材贸易市场,记者遇到了一位前来做市场调研的钢材期货分析师。他告诉记者,这个市场已经被北京十多家期货公司开拓过,他和他的同事都来过好多次。虽然市场规模不小,但其中真正愿意参与期货的钢材贸易商,“那是寥寥无几,100家公司中能有一两家就算不错了。”

    对于这位分析师的悲观态度,记者心里有些疑惑。但随着调查的继续,疑团逐渐解开。

    这个著名的钢贸一条街,实际上只是过辆车马路上就会尘土飞扬,路两旁的平房里塞满了形形色色的钢材贸易公司。一位在此开旅店已有多年的店主告诉记者,这里的贸易公司80%是河北沧州人开的,沧州人祖祖辈辈贩钢材,一代人带一代人就这么做起来了。“这些公司的老板大都每周来一两次,不常住在这,剩下的都是些干活的。”

    在钢贸街另外一家日用小店的门口,“不许赊账”几个字格外显眼。“在这里做贸易的大都是农民出身,赊账赖账的事常有发生。”店主说。

    在钢材出厂后到达客户手中的这个链条上,有着数以万计的贸易商。钢厂将钢材售给一级代理商,二级代理商则从一级代理商手中拿货,而三级代理商则给二级代理商分销货物。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游戏中,众多代理商一直在游戏的末端当虾米。而记者调查发现,在这里做钢材贸易的主要是三级代理商,也有部分二级代理商,而钢厂一级代理商几乎没有。

    “一盘散沙,对新事物接受能力不强,没有金融意识,很多对期货甚至持反感态度。”上述分析师在总结他和此处贸易商们打交道的感受时如此评价。

    在钢材期货这个新的游戏中,金融资本有资金优势,熟悉游戏规则,而实力雄厚的钢厂则能够运用定价手段影响期货市场。但对于产业链条末端的贸易商,如果进入钢材期货这个新的领域,与金融资本和生产商相比,如何打破虾米的游戏规则?

    “期货实际上是金融和现货资本的博弈,现货资本应该与金融资本结合才可能获胜。”北京中期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投资部副经理钟晨晖的说法,或许可以成为“虾米”们选择期货市场的一个理由。

上一篇:2009-2012年中国阀门行业发展趋势分析
下一篇:国家石油储备一期项目基本完成收储任务

分享到:

返回列表

永嘉县英科泵阀有限公司热卖产品:排污球阀,不锈钢电磁阀,高温蒸汽电磁阀
 版权所有 地址:永嘉县瓯北镇马岙工业区横街28号 网站地图
邮编:325105 电子邮箱 E-mail:yroke@126.com
备案号: 管理后台足球盘口  技术支持:环保在线